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卫铁:没有电影梦的大学教师不是好导演

卫铁:没有电影梦的大学教师不是好导演

发布时间:2018/3/13 13:38:28  来源:暨南大学自考网

卫铁:没有电影梦的大学教师不是好导演

  《厉害了,我的国》上映9天,票房便突破2亿。自3月2日登陆院线以来,该片在神州大地掀起了全民观影热潮,获得普遍好评。其宏大的叙事结构、深刻的精神内核和温情的人物故事,激发了华夏儿女同圆共享“中国梦”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该片的导演,是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师卫铁。

  扎根教学岗位十二载

  寄语青年学子“让学习成为一种习惯”

  2006年,卫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获得电影史专业硕士学位。但他并没有着急开启自己的导演生涯,而是南下来到两千多公里外的广州,成为了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影视系的一名教师。

  从北京来到广州,是卫铁深思熟虑的选择。因为在他看来,来到祖国的南方,感受开放包容的氛围,是生命的另一种重要体验。

  于卫铁而言,加入暨南大学也绝非偶然。早在学生时期,卫铁就已知晓暨南大学。谈及暨南大学校史,他更是如数家珍,“暨大几经废兴,几度播迁,这历史真的可以称为伟大”。此外,暨南大学的侨校特色,也深深地吸引着他。

  “走在暨大的校园里,会觉得十分安静,真的是一个适合做研究的地方。”于是,怀抱着学术研究理想的卫铁一毕业便义无反顾地接受了暨南大学抛出的橄榄枝,留在了刚刚诞生1年的艺术学院。

  这一留,便是12年。

  在卫铁眼中,教学是一件充满了乐趣的事情。他更倾向于将教学视作一种与年轻人交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不断向年轻人学习新知识。“这一代年轻人是很有思想,也很有活力的”,正是这一群可爱的学生,让卫铁一直对中国电影的未来保持希望。

  在学校,卫铁主要承担视听语言、国别电影、类型电影及导演创作等课程的教学任务。他一直认为,教师不是要教给学生知识,而是要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在教学中,他喜欢布置选题让学生分组讨论并进行实操,培养学生的价值判断力和动手实践能力。

  目前,卫铁正担任2017级影视系班主任。他一直向学生强调要打好理论基础,要求学生每周至少去4次图书馆,每次至少呆3小时,把学习进行量化,让学习成为一种习惯。

  谈及学校,卫铁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学校对我这样的年轻教师,给予了无私的关心和支持。”学校及学院提供资金、设备等支持,帮助卫铁继续拍摄影片,并参加釜山、巴黎、香港及上海等各类电影节。“学校和学院的滋养,给了我无尽的力量”,卫铁如是说。

  电影梦一直在路上

  讲述沉默的乡愁和普通人的生命力

  高中时的课余时间,卫铁常“泡”在黄石电视台旁的出租录像带门店和书店。在接触到一些录像带和杂志书籍后,卫铁的脑海中萌发了“电影梦”。18岁的一个傍晚,他在与父亲散步时袒露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并不清楚什么是电影学院,但父亲还是说,“我支持你去考”。经过埋头苦读,卫铁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

  大三时,卫铁便凭借自己的第一部剧情短片《黄石大道》崭露头角。《黄石大道》是一部关于卫铁家乡黄石的短片,讲述了一个普通警察的故事。从此,故乡及普通人成为了他作品中绕不开的母题。

  卫铁将《黄石大道》《长江上的人》《远离》及《人间童话》这四部电影称为揭示自己精神内核的四部作品。离乡越久,离乡越远,对故乡的精神依恋越深。卫铁通过影像去寻找故乡赋予自己的生命烙印,但又不仅仅停留于追忆及思念,而是生发出更多关于生命的思考——他会展现故乡人的生存状态,探讨离乡之后和故乡渐行渐远的矛盾情感以及各种社会现实问题。

  不论是《黄石大道》里的小交警,还是《长江上的人》里生长在长江边的劳动人民,亦或是《人间童话》里的小学生,卫铁一直以平视的目光去关注身边的普通人。卫铁善于发现普通人身上坚韧的生命力,也尝试将这种平凡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展现给观众。

  导演贾樟柯算是卫铁的伯乐,二人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贾樟柯曾这样评价卫铁,“卫铁有一种美学上的自觉性,他在尽量寻找他自己的语汇。这让我想起蔡明亮的电影,蔡明亮是一个诗人,因为他有诗人一样固定的语汇,比如下水道堵塞之后的流水,比如钟表,比如昆虫。卫铁也是,他这部片子显示出他的诗意与美学自觉性”。

  对于电影的艺术性追求,卫铁没有过于刻意地学习某一位导演,而是更倾向于集百家之长。“只要是好电影,我都会去看,去吸收其中的优秀元素。”同为导演,卫铁很明白一部影片背后的牺牲与努力。因此,他尊重并珍视每一位优秀导演的成果。

  如今回看自己曾经拍过的影片,卫铁坦言每一部都印象深刻。因为于他而言,每一部作品都是每一阶段人生的代表,都具有着独一无二的意义。

  《厉害了,我的国》大获成功

  未来想要乐观地拥抱生命中的一切可能

  谈及《厉害了,我的国》,卫铁坦言,“这绝对算是我导演生涯中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

  2011年,卫铁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曾表示,“把自身缺陷解决之后,我相信我会做出合格的电影来”。这7年,卫铁一直在路上,通过行走感受及各种类型作品的操练来提升自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及阅历的丰富,卫铁的创作格局有了巨大的提升。他将目光从故乡黄石转向辽阔的祖国大地,将镜头对准了全中国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厉害了,我的国》作为全面记录中国社会快速发展的大片,从题材到格局以及气质,都为观众带来恢弘震撼的全新体验。

  自去年开始,中央电视台、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支团队便合作开展了《厉害了,我的国》的摄制工作。北至大兴安岭、南至西沙、西抵新疆、东到了上海以东的海岛,团队成员跋山涉水,拍摄了一千多小时的视频素材。几个剪辑组分工合作,才最终保证了影片的如期上映。

  截至3月11日,《厉害了,我的国》票房已超过2亿。但卫铁表示票房并不是他最关心的,他最希望的是将影片中所饱含的家国情怀准确地传递给观众。

  从观众反馈来看,卫铁的希望并没有落空。这一结果,与卫铁采用的“叙述大国风采背后的小家故事”构思不无关系。影片重点讲述了普通人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用全部的热情和汗水做出不凡成绩的故事,“展示了大量的劳动场面,因为那都是最生动的、一线的真实生活”。

  一部《厉害了,我的国》将卫铁推上了风光的浪尖,但面对这一切他依旧从容平和。“其实不论是做老师,还是做导演,都强调责任感与使命感。老师要把最好的教育带给学生,导演要将优秀的影片展现给观众。”接下来,卫铁也将筹备拍摄一部关于广州家庭的喜剧片。

  在众多充满人格魅力的电影角色中,卫铁特别欣赏《教父1》中阿尔·帕西诺饰演的麦克·科莱昂,“因为他无所畏惧,勇敢向前”。而今,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卫铁,也将乐观地拥抱生命中的一切可能。

  从无数的事例可以看出,暨南大学的确人才辈出,其毕业生在各行各业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这得益于暨南大学绝佳的教学资源。据悉,暨南大学2018自学考试招生工作已经正式开展,详情可点击咨询在线老师。

将文章分享到:
上一篇:暨南大学卢馨教授连任全国人大代表 4项议案建议聚焦经济及民生领域 下一篇:十九大代表毛雨时为暨南大学文化之旅冬令营韶山团授课

相关新闻